媽媽對我的考前鼓勵

媽媽是道統的農村婦女,書讀的不多,生活也極為單純,雖然爸爸搞個體戶賺了不少錢,家也搬到了城裡,但媽媽仍保有農村婦女純朴善良的本質。由於自己書讀得不多,因此她特別注重我的教育,無論我要參加什麼補習,她總是二話不說當場就繳費注冊。爸爸這兩年錢賺多了難免在外頭拈花惹草,媽媽雖有耳聞,但也睜隻眼閉隻眼的不聞不問,在她的理念裡,男人只要能照顧家就行了,其它的事情隨便一點,那也無傷大雅。

  媽媽雖然已經40歲了,但因年輕時在農村經常勞動因此身材仍然維持得不錯。

  她不可避免有了中年發福的跡象但這卻使得她原本瘦高的身材顯得豐腴圓潤看起來反而格外性感。媽媽身高有175公分,體重約有68公斤左右,由於人高馬大,因此她有著38C。28。38的傲人三圍。媽媽很自然的成為我性幻想的對象,我時常一邊想像她的裸體,一邊躲在廁所手淫。
ia_26100000100.jpg

  我從小就經常偷看媽媽洗澡,但那時沒什麼邪念,只是單純的好奇罷了。國小6年級的某一天,我突然在偷窺媽媽洗澡的過程中,產生了屬於男性的亢奮勃起,自從那次後,我開始對媽媽的身體,有了不道德的淫穢幻想。到了中學三年級,我發育得差不多了,陰莖有15公分長、6公分粗,並且學會了手淫。那時我再偷看媽媽洗澡,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我會在腦海中具體勾勒和媽媽性交的畫面並且以之作為手淫的素材。

  暑假我就要考大學了,由於壓力大,因此我更需要額外的發洩,以抒發過剩的精力。我除了如常的偷看媽媽洗澡、打手槍外,甚至還趁媽媽睡覺時,偷偷觸摸她的身體。這天媽媽午睡,我又故計重施,偷著撫摸她渾圓多肉的臀部與大腿。我越摸越沖動,忍不住就想試著脫掉她的內褲,偷襲她的下陰,誰知媽媽竟然一個翻身驚醒了。她圓睜雙眼怒視著我接著就是一陣痛罵罵著罵著她竟痛哭失聲了起來她哽咽的道︰「你爸爸在外頭胡搞我這輩子還有什指望?不就盼著你好好念書將來有出息嗎?你竟然…作出這種無恥的事……你書都唸到那去了……」。

  我那時鬼點子不少,也接觸過許多色情訊息,於是就裝作告解的模樣道︰「媽﹗我就是想要靜下心念書所以才會……這樣…馬上就要考試了如果我再靜不下來一定考不上好大學的。」。

  媽媽聽了更加生氣,她臉漲得通紅,憤怒的道︰「你簡直胡扯﹗你偷著摸我心就靜了?」。

  我心想︰只能順著媽媽望子成龍的思路來智取絕不可亂了方寸。

  於是就溫順的向她訴說,我現下正是青春期,就好像牲畜發情一樣,老是有生理沖動,如果這股沖動得不到發洩,那自然靜不下來專心看書。媽媽自小生長於農村,對牲畜發情的躁急,非常的瞭解,我這麼一說,她似乎還能夠接受,她語氣漸趨慈和的道︰「那怎辦?總不能現下給你討個媳婦吧?」。她說完皺著眉頭盯著我直瞧。

  我那時也不知那來的膽子,竟然拉下褲子指著堅硬直豎的肉棒,對著媽媽道︰「媽,看,我這兒一天到晚都脹得硬梆梆的,難過死了,叫我怎麼靜下心來念書?」。

  媽媽沒料到我會這麼直接了當,她羞得滿臉通紅,吃驚的望著我青筋畢露的粗大肉棒,語無倫次的道︰「你……你…怎長這大了…這怎辦…這怎辦……」。

  我見她手足無措的慌亂模樣,心中不禁暗自得意,我一本正經的道︰「書上說可以用手淫的模式,作正常的發洩,可是……我不會手淫啊……」。

  媽媽簡直羞死了她低著頭不敢看我低聲的道︰「你就不會問問同學…看看人家是怎麼弄的……」。

  我心裡笑的要命嘴上卻說道︰「我問過啦﹗他們大半都是由媽媽替他們弄……」。

  媽媽一聽不可置信的道︰「這…這怎可能?」。

  我接口道︰「怎麼不可能?人家的媽媽疼兒子,什麼事都肯作……就媽媽不肯……還罵人……」。

  媽媽雖然直覺上感到不對,但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來,她,的道︰「我是你媽啊…這怎麼行呢……這怎麼行……」。

  我打鐵趁熱,接口道︰「就因為是媽媽,所以才沒關系啊﹗要是旁人,那才會出問題呢﹗」。

  媽媽似乎有些迷惘,她猶豫的道︰「別的同學真的是媽媽幫著弄嗎?這不是…羞死人……你先出去讓媽媽好好想一想…」。

  我一聽,真是喜出望外,趕緊一溜煙的竄出房門,到屋外偷笑去了。我知道媽媽最在乎我的功課,只要我能考上好大學,她八成會答應替我手淫;只要這一關突破,那麼剩下來的問題,可就容易多了。

  其實在我觀察裡,媽媽近幾年來,根本就沒有正常的性生活。爸爸在外地經商,十天半月也不回來一趟,就是偶爾回來,也是自個睡一間,並沒跟媽媽同房。雖然他給媽媽的錢越來越多,但回家的間隔也越拉越長,鄰居都說他在外面包了二奶,但媽媽倒是沒有什麼怨言。媽媽才40歲,身體又相當健康,她難道都沒有那方面的生理需要?我從沒看過媽媽手淫,因此心中也很感納悶,不過我終於發現媽媽發洩的方法了。

  原來媽媽自慰的模式,只是簡單的兩腿交叠,她既不會大呼小叫,也沒有欲仙欲死的激情表現,因此縱然我已經偷窺她洗澡好多年,卻始終沒發現她也會自慰。

  話說我溜出房間後,媽媽在房裡半天也沒出來,我覺得奇怪,就跑到後陽台朝屋裡偷看。只見媽媽兩腿交叠,坐在床邊的沙發上,她閉著眼似在假寐,但不一會我可看出蹊蹺了。

  媽媽仍穿著午睡時的白色睡袍,那睡袍質料單薄有些透明,因此我隱約可看見媽媽那未戴乳罩的雪白大奶。我發覺她的奶頭凸了起來,交叠的兩腿也一鬆一緊的間歇性使力;她著地的那隻腳,腳尖掂起,腳趾頭用力的頂著地面,連帶使得她小腿的肌肉也緊繃了起來。她面色開始轉紅鼻尖滲出細汗,小嘴微微張開,牙齒輕咬嘴唇;一會,她身軀忽然顫抖了一下,然後睜開眼幽幽的嘆了口氣。這時她交叠的兩腿鬆弛的放下,呈八字形的正對著我,我可以清楚看見,她白色三角褲的褲襠,濕了好大一團;濕痕印出她烏黑的陰毛,以及飽滿鮮明的肉縫。

  哇﹗原來媽媽自慰的模式這麼簡單,難怪過去我一直都沒發覺,但是為什麼媽媽要在這個時候自慰呢?我腦中靈光一閃,不禁又是一陣邪惡的興奮,媽媽一定是剛才看見我粗大的陽具,因此勾起她潛藏的慾火,所以才會偷偷的在房裡自慰。

  她剛才閉著眼睛自慰…哈哈…八成是在想我的大雞巴﹗我越想越興奮,忍不住就進入浴室,痛快的打了一槍。

  吃過晚飯媽媽低著頭輕輕說道︰「待會洗過澡媽…幫你弄…弄過後。…你可要好好念書…」。

  我一聽可真是樂壞了,我匆匆進入浴室洗澡,順便又打了一槍,這樣待會才能持久,也好遂行我的計畫。我洗完回到臥房,一會聽見媽媽也進入浴室洗澡,大約過了半個鐘頭,媽媽穿著那件白色睡袍,來到了我的房間。她嬌羞尷尬的說︰「你…躺到床上去…閉上眼睛…不可以偷看…」。

  我依言躺臥床上,並順手脫下內褲,我那亢奮粗硬的雞巴,便怒氣沖沖的抬起頭貪婪的瞪視著羞怯迷人的媽媽。我雖然閉著眼,但卻,了條縫偷看,只見媽媽紅著臉坐在床邊,手伸了又縮,縮了又伸,來回了好幾次,才怯生生的握住了我的陽具。媽媽人高馬大久操農務,手掌大而濃實但她的掌心卻非常柔軟,我被她一握真是舒服的要命,全身不禁顫抖了起來。我的雞巴脹得更為粗大,在媽媽柔軟的手掌中不斷的亢奮勃動,媽媽似乎也受到不小的刺激,她臉色通紅,眼光呆滯的望著我不安分的陽具,笨拙的替我套弄,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體也在輕微的顫抖。我先前的兩槍可沒白打,媽媽弄了半天,我始終沒有射精的跡象。

  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也似乎是手酸了,她喃喃自語的道︰「怎這久…還不出來?」。

  我眼一睜,剛好和她四目相對,她羞得紅霞上臉,慌忙別過頭去。我若無其事的道︰「媽媽這樣弄,當然不容易出來,人家的媽媽都是光著身子弄的……」。

  媽媽一聽,簡直難以置信,她滿臉狐疑的道︰「你別胡扯﹗誰媽媽光著身子弄的?」。

  我早就想好如何誆她,當下便道︰「李強、趙志洪,他兩的媽媽,都是光著身子替他們弄的,這樣他們看著媽媽赤裸的身體,一下子就出來了……像王向東他媽更好,不但光著身子,還許王向東摸她呢……」。

  我提的這幾個同學,媽媽都認識,當然這些都是我編出來騙媽媽的,壓根兒也沒這檔子事。媽媽聽了默不作聲,但一會她突然站起來嘆了口氣,雙手向上一掀,就將睡袍脫了下來。她羞得像要哭出來一樣,低低的道︰「為了讓你專心念書,媽媽什都肯作……可你看歸看,可不許摸我……也不許胡思亂想……」。

  我忙不叠的滿口應承,眼光卻死盯著媽媽裸露的身體。媽媽身上只剩下一條白色的三角褲,她碩大豐滿的白嫩奶子,掛在胸前晃蕩,微微有些下垂;那紫紅色的奶頭約有花生米般大小,正緩緩的膨脹變大,並豎立了起來。我心想︰媽媽大概也有些興奮了,便特別注意她三角褲的褲襠。

  我躺在床上,媽媽坐在床沿面對著我,但她卻低著頭不敢看我,因此我可以肆無忌憚的用眼睛掃瞄她身體的任何部位。她潔白圓潤的雙腿就在我眼前,神秘的腿襠也伸手可及,在白色三角褲緊緊包裹下的豐隆陰阜,隱隱透出一團烏黑。媽媽此時左手套弄陽具,右手則輕搔我的陰囊,一陣陣的搔癢,使我的龜頭不斷的顫栗膨脹;快感逐漸開始增強,我的慾火也旺到了極點。

  我發現媽媽的身體,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她原本有些下垂的奶子緊繃起來變得較大,奶頭也微微向上翹起;她雪白的皮膚泛起一片潮紅,掌心也變的火熱;我最關注的陰阜部位,則有一塊水漬慢慢透出逐漸擴大,浸濕了她白色的三角褲。由種種跡象顯示,媽媽在替我手淫的同時,她自己也因接觸到我年輕的身體而有了某些生理響應,或許她不是春心蕩漾,但起碼她的身體已忠實的顯現出,她有了動情的基本徵兆 ﹗媽媽的手法逐漸熟練,我的快感也愈漸增強,當我幻想著陽具插入媽媽濕潤的陰戶時,我猛地一陣哆嗦,強烈的噴發了。精液射的媽媽滿臉都是,她一面繼續替我套弄,一面皺著眉頭擦拭臉上的精液,我的陽具在顫栗中逐漸萎縮,終於整個軟了下來。媽媽如釋重負,她鬆了口氣似嗔似笑的道︰「可以好好念書了吧?」。說完拿起睡袍就匆匆進入浴室。

  聽見水聲響起,我翻身下床立刻就趴伏在浴室門邊偷窺。只見媽媽撅著屁股低頭在洗臉台洗臉,洗好臉就拿起蓮蓬沖洗全身。一會她關了蓮蓬似乎洗好了,但她卻又打開洗臉台的水龍頭,我覺得納悶,心想她不是洗過臉了?此時媽媽突然兩腿張開,將蓮蓬柄放在腿襠間,然後雙腿合攏,緊緊夾住蓮蓬柄。她頭向上微仰雙手托住雪白的大奶,開始搓揉了起來。洗臉台的水花啦花啦的流淌,水聲遮掩了媽媽濁重的喘息聲,我初次目睹媽媽在洗澡時自慰,弟弟不由得又興奮的硬了起來。

  媽媽的表情愈漸陶醉,她兩眼似開似閉,牙齒輕咬下唇,她雙掌托住乳房,手指則在乳頭上摸摸捏捏。突然,她渾圓碩大白嫩嫩的屁股,開始有節奏的前後挺聳腿襠間的蓮蓬柄也隨著她的動作,不停地磨擦她的陰戶,她的姿態既淫蕩又充滿誘惑力,我忍不住又套弄起我的陽具。她屁股聳動的越來越快,喉間也流洩出壓抑不住的低微呻吟,驀地她身子一縮一抖,整個動作便停了下來。我見她胸脯激烈起伏,蓮蓬柄仍在緩緩蠕動,知道她高潮的快感尚未完全消失;或許自慰中的媽媽,也會將蓮蓬柄幻想成我的大雞巴吧?

  隨著考期的逼近,我要求媽媽替我手淫的次數也更為頻繁,媽媽逐漸習慣了替我手淫,套弄的技巧也越來越好,不過她身上的三角褲始終不肯脫下來,也嚴格禁止我碰觸她的身體。因為考場距離我家有五六小時的車程,因此考試的前一天,媽媽替我在考場附近找了家旅館住了下來。我因為換了環境,心裡又緊張,因此晚上根本就睡不著覺。媽媽看了擔心,只好使出撒手 ___替我手淫。她像往常一樣,脫的只剩一條三角褲,熟練的替我套弄。我那天因心情緊張顯得格外的沖動當媽媽背對著我套弄時,我猛的一下,就從身後摟住了她。

  我兩手從她腋下穿過環抱著她,雙手也放肆的搓揉她的乳房,媽媽嚇了一大跳,她一邊低聲罵我,一邊拚命的掙扎。旅館的隔音設備很差,我知道她怕隔壁的客人聽見,不敢大聲嚷嚷,因此我變本加厲緊緊抱著她,並肆無忌憚的猥褻她的身體。媽媽掙扎的力道很大,我這時雖已長得比她高,但仍然很難制住她。於是我唱作俱佳的哀求道︰「媽﹗我受不了~~~我好緊張~~~這樣明天怎麼考試嘛?媽~~一定要幫我~~要幫我啊~~」。

  她聽我這麼一說,反抗的力道頓時銳減,雖然她還是不停的扭轉身子,但那只是維持母親身份的一種矜持表態啊﹗我繼續搓揉她的胸博,她的乳頭慢慢硬了起來,我察覺後立刻得寸進尺,將手移向她的下體,隔著三角褲就摳摸她的陰戶,她緊緊抓住我的手腕,但卻無法制止我靈活刁鑽的手指。她身子逐漸變軟,反抗也愈形無力,我感覺到她下體已經潮濕潤滑,於是進一步試圖將手指直接伸入她的陰戶。她拚命用手住三角褲不讓我的手指侵入並且慌亂的說︰「你要干什麼﹗我是你媽啊~~這裡髒啊﹗」。

  我不理她,硬是將手指探入三角褲內,摳挖她濕滑的陰戶,她身體突然變得好熱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一會我費了番功夫,終於把她濕透的三角褲給扒了下來。失去最後的遮掩,她顯得嬌羞又無奈,她閉眼放棄抵抗,任憑我在她身上摳摸親舔。

  我將色情小說中的花招,發揮的淋漓盡致,我溫柔的親舔她嬌嫩的陰戶,輕搔她敏感的肛門,她受不了這種從所未有的刺激,忍不住婉轉嬌啼了起來。一會兒我沖動的忍無可忍,便趴在她身上,用膝蓋將她雙腿分開。媽媽警覺到情況不對,驚慌的叫道︰「不要﹗我是你媽﹗你快住手…不要啊…」。

  我那時慾火焚身,根本已失去理性,我粗暴的道︰「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不然我明天沒法子考試……」。

  我狂野的突破媽媽的防衛,將粗大的陽具頂入她濕滑的肉縫,媽媽「啊」的一聲流下了眼淚。

  進入媽媽體內的感覺真好,肉棒完全被溫暖的嫩肉裹住,並且受到肉壁緩緩的擠壓,我本能的抽插起來,並且不忘繼續揉捏媽媽豐滿的大奶。我的動作越來越快肉棒進出也愈為順暢,噗嗤噗嗤的抽插聲,增添無限的情趣,在我身下的媽媽停止了啜泣,面部逐漸顯現出恍惚的神情,不知何時,她伸手摟住了我,雪白豐腴的大腿也翹起夾住了我的腰。一會,我感覺到媽媽的陰道快速收縮,一股熱流從媽媽體內湧出,噴灑著我的龜頭。此時媽媽身子一抖,輕聲哼唧了起來,那哼唧聲既愉悅又淫蕩,像是充滿無限的快活。我聽她一哼,忍不住龜頭一麻,精液狂噴而出。

  發洩過後頭腦清醒了,我心裡有些害怕,也有些得意。害怕的是,不知道媽媽會有什麼響應,得意的是,剛才媽媽顯然也被我,出了高潮。赤裸側臥的媽媽,背對著我不聲不響,我濃著臉皮挨過去,一把又摟住了她。她似乎吃了一驚,輕聲斥道︰「你怎麼又來了?明天還要不要考試?」。

  我將半硬的陽具頂在她柔嫩的屁股上磨蹭,憊懶的道︰「媽,放心,剛才那麼疼我,我明天一定考得好﹗」。

  她無奈的道︰「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起不來就糟了﹗」。

  我聽她語氣不像是生氣,就賊裡賊氣的問道︰「媽,剛才舒不舒服?」。

  她嗯了一聲,將我推開過了一會低聲嗔道︰「你明天考試,要像你剛才那麼能幹,媽就謝天謝地﹗……」。

本文章内容经闲娱乐小说网 https://xiyule.cc,重新编排,制作